http://www.stilnakliyat.com

这年头难道只有我不看直播吗?

  饱受争议的斗鱼主播“乔碧萝殿下”开播了。一夜狂欢下来,“乔碧萝殿下”的粉丝量翻了近10倍,从5万左右猛增到72.5万,仍有上涨的趋势。

  满屏的“奶奶你最美!”“恶心恶心恶心”,以及各种“坦克梗”,与直播中唱歌跑调的“乔碧萝殿下”构成了一副极具冲击感的画面。与此同时,直播间的热度却在不断暴涨。越来越多的网友专程赶到直播间,似乎就是为了看她的笑话。

  看直播,似乎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。一条简单的直播事故新闻,就能为一位主播带来几十万的粉丝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36氪爆款文章《抱紧李佳琦,带货赚钱才是正经事》的评论区中,这条留言竟意外收获了超6000个点赞数,远超其他留言。

  为何这么一条简单的留言能引起如此多共鸣?在这个泛娱乐时代,真的有那么多年轻人不看直播吗?对于直播这种娱乐形式,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思考?

  我一直都是一名非常硬核的游戏玩家,以前也看过几场直播。但说实话,我实在get不到直播的点。

  上大学的时候,每周五有一个固定环节,就是看《炉石传说》主播搞笑集锦视频“逗鱼时刻”,也顺带喜欢上了几位游戏主播。

  “夏一可死毒舌”是我最喜欢的主播。但看了几次她的直播,都坚持不了一小时。而且看直播时手头必须做点其他什么事情,不然就很无聊。至于其他的主播,退出直播间往往更快。

  但因我那段时间挺沉迷《炉石传说》的,所以顺带着也想去看看比赛。2016年,丁磊宣布将送给《炉石传说》中欧对抗赛的冠军一辆法拉利,在炉石圈特别轰动。上一届比赛,中国选手被0:4碾压,这次奖励又如此重磅,按理说完全不能错过。

  最后一位中国选手成功逆风翻盘,现场把法拉利开走了。那一刻,直播间满屏的弹幕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内心毫无波澜,甚至觉得一晚上时间就这么被浪费了。

  我身边一些游戏玩家,在面对一款自己暂时买不起但又想玩的游戏时,喜欢“直播视频通关”,即看主播将一款游戏从头打到通关。在我看来,不经过自己的手来玩游戏,那还有什么意义?

  不过在我身边,几乎很难找出完全不看直播的人,有时还会出现插不上话的情况。我的爱好大多比较小众,倒也习惯了,也不太会影响和朋友的关系。

  其实在直播刚刚兴起的时候,我是很不看好这种娱乐形式的,压根没想到居然能像今天这么火。

  如果要看真实的生活,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就足够真实了,没必要也没兴趣窥探别人;如果要看别人打游戏,还不如我自己实际开一把有意思;如果要看主播表演,我觉得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,都要比直播精彩多了吧。

  之前看《炉石传说》中欧对抗赛的时候,基本要从傍晚看到深夜,有这时间我干啥不好?直到今天,我还是不太能够理解,那些每天花大把时间泡在直播间里的人。

  我自己身体不是很好,毕业后一直没有出去工作,在家养身体。比起同龄人来,我有大把大把空余的时间,但我几乎不看直播。

  以前有段时间被朋友拉着玩《王者荣耀》,看过一两次直播。我从游戏界面点进去,然后看到有人边解说打游戏,没看完全程就退出了。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,还很浪费时间。

  尤其是所谓的“美女直播”,看到的新闻都说她们不好。给我印象最差的就是“斗鱼直播造人”和“黄鳝门”这两个新闻,有很多阴暗的东西。每次看这样的新闻,都会让我心里感觉不舒服,越看越抑郁。

  不仅是直播,我觉得虚拟生活根本满足不了我,我有自己现实的生活要过。现在除了玩玩朋友圈和偶尔看一部电影之外,我几乎也不怎么接触互联网了。

  现在我每天早上八点半起床之后,就会带弟弟去书店看书,一直待到中午。之后会午睡两小时,再出门去买菜。吃完晚饭,有时会和朋友出去聚会,有时就去爬山,不会花太多时间在互联网上。我们这儿城市周围都是山,所以还蛮方便的。

  我想带着我的家人也摆脱互联网,不管是直播还是什么。因为一旦太沉迷,会回不到现实里面。

  其实上高中的时候,我也整天爱看手机,不怎么读书。那个时候天天玩《开心消消乐》《天天酷跑》,还追剧,追漫画,一个都不落下。但那段时间,我家里其他人也都玩上了互联网。

  爸爸妈妈会玩手机之后,互相之间连基本的沟通都没有了,也不怎么理我跟弟弟了,吵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我妈妈喜欢聊天,一下班就盯着手机;爸爸每天就看视频,看新闻。后来连带着我弟弟也迷上了游戏和直播。

  从那之后,我就不怎么碰手机了,把一部分时间抽出来陪弟弟,让他也慢慢地远离互联网。

  有段时间是因为放暑假无聊,我又比较宅,所以看了一段时间映客直播。听同学介绍,喜欢上了一个00后王者荣耀主播“厌世小孤影”,一看就看了两年。

  差不多有两年时间,我每天晚上都不出门,没有任何夜生活,就是为了每天追直播。

  他是每天晚上7点开始播,更早之前是7点半,然后差不多12点下播,有的时候也会熬夜玩别的游戏。他每次直播我都不会错过,每天从开播看到下播,他要是熬夜的话,我也会跟着熬夜,但每天都看得很开心。

  上大学的时候,晚上也没事,就一直躺在床上看。室友晚上出去玩,叫我一起,有时候我会拒绝,因为不能错过直播。而且即便是晚上出门,我也会拿着手机,把直播开在那里。看不看无所谓,放在那里就行。

  这两年光是给他刷礼物,就花了差不多1万块。因为他是00年生的,所以我把他当成是弟弟看待。有时候说话比较逗、比较可爱,我就会冲动想刷礼物。最多的时候,一个星期打赏了一千多块。平时,如果我哪天看着比较开心,一上头的话,也会刷个一百多。

  我感觉刷礼物和追星是一样的,别人给你带来快乐,你就必须给人家付出一点东西,很正常。

  最近一个月,我不怎么熬夜了,也有新的剧追,比如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《陈情令》。追剧之后才发现,自己原来也是能离开直播的。之前我以为自己会离不开。

  现在我觉得离开直播之后的生活也挺好的,除了追剧之外,也能有一些自己的时间,自己的生活。

  但毕竟自己已经追“厌世小孤影”两年多了,也付出过真情实感,所以晚上没事也会进直播间看两眼,待个10分钟左右就自己退出来了。倒不是说强迫自己退出,只是感觉不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了,现在单纯是喜欢他这个人。

  我大概是14年开始看直播的,那个时候斗鱼很火,主播百家争鸣。印象最深的是看各类主机游戏和怀旧游戏(拳皇97这种)的直播。怎么说呢?就是觉得很身临其境,和b站看录播的游戏解说完全不同的体验。

  后面几年断断续续也有看,但更多地开始看大主播,比较典型的像枫哥、大司马、刘杀鸡这类。之前更在意直播的游戏,到这个阶段,我开始意识到直播效果才是吸引人的地方。

  大概到18年前后,我慢慢开始不看直播了,一方面空闲的时间不多,再者,直播里的很多梗都不行了,不再有那种新鲜感。出新游戏(例如Apex)的话也会去直播瞄几眼。总体而言,直播对我的吸引力没有以前大。

  例如,枫哥弹幕里的fgnb(枫哥牛逼)、饭皇等等,大司马打撸啊撸时的那些段子(很皮、金牌讲师),产生这种印象后,对他们之后的直播就会产生抗性,刺激阈值到瓶颈了,上不去了。

  除此之外,我感觉大主播在上面牢牢盘踞着一块盘子,小主播想起势也很难,就更加没有新鲜感。游戏的热度是有周期的,在某个领域突然冒出来一下的小主播哪怕红了,如果跟不上下一波,还是会销声匿迹。

  个人感觉炉石区的主播算是百家争鸣,刀塔、LOL、吃鸡,几乎都是退役和在役的职业选手领衔。

  我和一同事,都是dota1开始就打dota看比赛的,我们平时会讨论很多梗,但现在真的看不动了。

  这很像是我在思考小红书时的一个问题,究竟这个产品的粘性有多高呢?人们是会去每日反复打开杀时间,还是只在特定的时候有目的性去看一段?我个人倾向于后者,因为消耗的时间太多了,这归根结底是一个被动消费的娱乐方式,我无法从中获得长期的、具有强烈参与感的反馈。

  还有一个问题是行业监管。14年直播开始火的时候,斗鱼星秀区很多女主播非常火,印象最深的一个应该叫张琪格?有擦边球就有流量,但现在平台的规则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如果非要细究的话,也就那次LOL中国队很牛逼的比赛,我去直播平台看了一次。虽然早就不玩LOL了,毕竟情怀还是在的。

  我平常不看任何游戏或者娱乐直播,顶多会看正经一些的讲座直播,因为能学到点东西。而且对我来说,直播和录播其实没有什么区别,顶多是可以在公屏上互动一下,不会有那种很强的代入感。

  一些主播是靠虚假流量、平台置顶起来的,我不太喜欢流量主导的现状。而且一旦被爆出外挂或者其他什么事情,平台也都会袒护,很没意思。

  电商直播,更像电视购物的进阶版,各种套路、暗示,实际很多产品本身品质并不高。剩下的一些娱乐直播,我觉得质量也不高,都一个样,卖卖脸,卖卖肉。也可能是我没有去找,没看到质量高的,网络上的信息太混杂了。

  所以我现在除了工作之外,平时也尽量避开网络,感觉这样更能保持个人思考一些。

  我一直觉得,现实生活比直播更精彩。现实获得的满足感,远超网络。与其通过看别人来获得快乐,不如自己来做。有两年生病在家,没啥其他好追求的,就只能天天游戏,希望从里面获得成就感,获得满足。大学里把主要精力都放到了学生会,自然而然就不打游戏了。

  那么多人沉迷于看直播,我觉得是还是因为很多人原本的生活就不够精彩,没有那么多东西可以拿出来分享,所以不如去看直播,来获得另外一种满足。

  监管将成为常态,而不是一时的运动,从上到下,网络文学都将在一定程度上失去自由,但得到的也是更广阔的生存空间。

  “我建议大家要观察、结缘,学会做PPT,新物种就这样到来了,我们要学会接受它的存在。”详细

  内容监管能力难以匹配节节高涨的数据和估值,这是小红书目前的主要矛盾。详细

  小野是怎么做到在YouTube上中国区排名第一?小野模式能不能复制?详细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